回笙

【江周】我们正副队画风突变了肿么破【最终章 上】

终于更了!

烟涩-手癌没救了:

☆喻黄韩张双花肖孙打酱油,我觉得完全看不出来,但还是提醒一下
★更正一下,上一篇的于远改为林方……于远二人的性格我实在不是很了解,也不知道怎么写。
  
【最终章 上】 
      
  某年某月某日,某市某地飞机场。
  
  “周泽楷”和“江波涛”两人刚下飞机,走出大厅,就看到喻文州等人已在出口处等候多时。
  
  两人快步走上前,就迎来了“喻文州”的嘴炮:
  
  “我去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慢啊,我和队长他们都已经等了一个半小时了,你们不是两点的飞机吗,四点就应该到了吧……”
  
  即使知道黄少天和喻文州交换了身体,但看到从喻文州口中说出这一大段话,众人都感到有些不好。
  
  “少天,不要闹了。”“黄少天”伸出手拍了拍“喻文州”的肩膀,“还有方锐林敬言和叶修没有来呢。”
  
  “哼,我们都交换了身体,就叶修正常,他肯定知道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!我们必须在他之前商量好怎么从他口中套出话来!”
  
  “这有什么可商量的。”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“张新杰”冷冷出声。
  
  “如果叶修不愿说,他大可不毕给我们打电话。”“韩文清”在一旁补充。
  
  “喻文州”冷哼了一声,倒也没说什么。
  
  “飞机晚点了,让你们久等真的不好意思。”这时“林敬言”也从出口走了出来,“林大大呢?”
  
  话音刚落,“方锐”也从出口另一边走了出来。
  
  “方锐,原来你也……”
  
  “林大大,这一回我也什么都不知道!你看我真挚的眼睛!”
  
  “周泽楷”问,“那么现在,除了叶神,其他人都到齐了?”
  
  “是的。”“韩文清”做了个推眼镜的动作,尽量鼻梁上并没有眼镜。
  
  “大家都没有暴露吧?”“周泽楷”有些不放心地问。
  
  “霸图这边你可以放心。”“张新杰”说,“我倒是觉得你们比较危险。”
  
  “还有孙翔我也比较担心。”“韩文清”又推了推眼镜。
  
  “WOC你们什么意思啊!”“肖时钦”炸毛,但又介于韩文清的外表及和韩文清交换后张新杰的气场,又有些怂。
  
  “孙翔你冷静……其实当时我也很担心你会不会暴露,毕竟我们俩性格相差太大了。”
  
  “确实,我觉得当时孙翔直接一嗓子吼来都是有可能的。”刚才一直默不作声的“张佳乐”这时也说的了。
  
  “我去你谁啊!”孙翔怒到。
  
  对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“我是你爷爷。”
  
  “……”孙翔气结。这梗感情这家伙还记得。“不过我告诉你我!没!有!被!发现!”
  
  “那还真是幸运!”一旁的“孙哲平”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  
  “我又不是幸运E!”“肖时钦”反驳。
  
  这时,有人的手机响了。
  
  “我的。”“黄少天”接通电话,“叶修打来的。”然后开了免提。
  
  “喂?”
  
  “你们都到了?”
  
  “已经在机场了,就等你来了。你现在在哪里?”
  
  “这个你们先不用管。你们先去XX洒店的三楼会议室,到时候报叶秋的名字。”
  
  “叶秋?”
  
  “这不废话嘛,”电话那头的人有些嘲讽,“包一个会议室也不便宜。你们先去那里,晚上八点左右,有人会来找你们。到时候不要太惊讶。”
  
  众人:“……”
  
  “周泽楷”拿过手机问,“叶神你不来吗?”
  
  对方笑了一声:“哥为什么要来?这件事又不是我做的,我帮你们聚在一起你们还欠我一个人情。”说完挂了电话。
  
  众人:“……”
  
  “肖时钦”:“我艹!”“孙翔”:“……”
  
  “张新杰”皱着眉头,好像在思考什么。片刻之后,他说,“明天去一趟兴欣。”
  
  “干什么?”
  
  “找叶修。”
  
  “为什么?”众人不解。
  
  “打一顿。”“张新杰”把手握得咯咯作响。
  
  “我去看飞机票。”“张佳乐”掏出了手机。
  
  “壕!带我一个!”“林敬言”星星眼。
  
  “可是你们不觉得奇怪吗,叶修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。小周,你觉得呢?”“周泽楷”问。
  
  “……嗯。”“江波涛”回答,“说不定……认识。”
  
  “周泽楷”赞许地点点头,“这是很有可能的。”
  
  “那就更可恨了!连本剑圣都敢耍!等明天去兴欣一定要好好教训他!让他看看我的三段斩……”
  
  “不说了,我们先去那家宾馆吧。”“黄少天”说,“离这里不远。到宾馆我再给你们说说我的推测。刚才叶修的话,给了我一些启发。”
  
  众人同意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     

友谊长存

烟涩-手癌没救了:

小六:
今天我要表白。
和你认识了快两年,一直没有给你画幅画。
虽然你勾搭了很多画师,但我认为我还是有必要送你一幅画,虽然这是我上自习课时赶出来的。
这幅画无关于cp,只是因为叶神是你本命,苏沐秋是我本命。
叶神与沐秋,虽然其中一个人已经离去,但他们相处的时光仍被铭记。
我希望我们的友谊长存。


现在的我已不庠不痛,又凭什么不快乐